乔安贤

一个圈地自萌的小号。男神286,不喜勿扰,不喜勿扰,不喜勿扰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不定期删自己觉得幼稚的博文。

历史学家对任何假设性的问题束手无策。我一向觉得“要是……,就好了。”这种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的问题过想法毫无意义。历史无法重来,上天从不给当时代的人开上帝视角,做出抉择不是算命,无意义的假设除了徒增分歧,别无其他益处,更重要的是,它并不能帮助人更好地认识和尊重我们自己。

我们是另一代人,我们既不是我们老一代人面对的要求的法官,也不是他们的回应的适当性的法官。对于这些人在办公室的表现,我所能有的仅仅是一种同情的钦佩。如果今天,我们认为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外交政策方法中的盲点和弱点,我们必须记住吉本是如何评价伟大的拜占庭将军贝利撒留的:“他的不足源自时代感染,他的美德来自自己。”

《四十不惑》
包容性发展

《四十不惑》
社会保护

《四十不惑》
特色“三农”
“帕累托改进”

《四十不惑》
人均和城乡
其实这里面也体现了一个问题:
怎样的数据更科学?

一大早,看到了一些东西,突然就一肚子话想说,然后又咽了下去。因为我想说的也不过都是些废话,不用我说,也不知道被其他人老调重弹了多少遍。
也许以后会说吧。

就一句话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”。

这40年的历史总能说明一些东西。万事万物,总在发展,又何必教条?

如果这个体系是真理,那它必然能够接受后人对它合理的突破与发展,而不是在其中永远原地打转。

我只希望,人们不要在享受发展成果的同时,却否定这个社会自己的变革与发展,忘记发展如何而来,怎样而来,忘记当时的历史情境。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现实的生活从不凭空而来。

【打完这段话,发现还是一大堆废话,表达的也似是而非,逻辑混乱,我总是学不会不讲废话,唉。大概耽误了看的人的时间,深感抱歉。也可能根本不会有人看废话吧,那更是好事。】
【大概第一次想打水表tag,如果有问题的话再删吧。】

《牛津古希腊史》 梭伦改革
第一次打成梭罗,神一般的手癌。

《牛津古希腊史》 斯巴达的平等